Avatar
Damsgaard03frantzen

0 Following 0 Followers
1
伏天氏



第五十章 相见-p1



东海学宫七宫之一的贪狼宫弟子被人狂虐一事很快在学宫传开,若是正常的争锋战斗或许不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问题是一群有天才称号的学宫弟子被两个低境界的人给全部虐趴下,想不轰动都难。

而且,据目睹的人说,那两人实在太过暴力,其中一人身材魁梧力量爆炸,比妖兽还要狂暴,他们称,东海学宫可能找不出一个比那家伙更有天赋的武道修行者,将来绝对是个战神般的人物,虽然对于此说法许多东海学宫的武道天才表示不屑一顾。

另一人同样是个怪胎,武法兼修的天命法师,命魂为金翅大鹏鸟,更可怕的是他不
1
贅婿



第六十二章 饵与线-p2



饵应该是放出去了,有没有效果,得看运气。按照自己的预想,那刺客当时最大的可能该是躲在了湖岸附近,不过那附近毕竟也大,他找的是自己觉得最可能的位置,四周寂静,说话的声音应该很容易传出去,范围要广一点,鱼吃饵的可能姓,还是仅有三成。

他不知道自己的车上是否已经有了另一个人,眼下也没办法低头去确认,否则迎来的大概是当头一剑,只是以目光注意一下马车左右的道路。这一片还有人,如果对方上钩,应该不至于在这里下车,不过接下来,去往学堂那边的道路就稍稍有些僻静,道路两旁没人的时候,他将车速放缓了
1
贅婿



第二三四章 英雄多故谋夫病(下)-p1



马车回到秦家府邸,府中也在举行着七夕的宴饮。由秦夫人与芸娘两人一同艹办,虽然如今的秦氏门庭刚刚复苏,诸多亲人未至,但在京城之中,右相府要邀宴,赶着要来的人自不会少。门生故旧,近戚远亲,早在前几曰便已经接了邀约准备着过来,就算是未得邀约的,若能有些关系,也都是挖空了心思想要进来见见某些大人物。

一个大的门庭,会有一套大的运作系统,身处其间或身处其外的人或许都难窥全貌,来往、进出,写怎样的字,送怎样的礼,递怎样的帖子,说怎样的话,走怎样的路,与怎样的人交谈,桩桩件件,都
1
贅婿



第四九〇章 危情如山 郎心似铁-p2



“愚蠢!此时一方势弱一方势强,我自然扶弱打强,才能令其两败俱伤!倒是我还想问你。押解方七佛上京乃是尔等使命,现在他为何会被人救出来了?你们布局糟糕,轻重不分!愚蠢至极!”

“我刑部做事,岂容你密侦司指手画脚!”

“最好是不用——但你放任摩尼教众之罪,我必定告知秦相!”

追逃的局面已经变得混乱起来。宁毅等人随后也朝着那边紧追过去,一面追,一面与铁天鹰等人争吵。一部分摩尼教众原本想对宁毅这边动手,但密侦司的众人与刑部的捕
1
贅婿



第六七〇章 天北雷鸣 踏梦之刀-p2



侯五的嘴角带了一丝笑:“他想要出来。”

“啊,渠大哥可还有伤……”

“嘿。”侯五压低了声音。“他方才说,时候到了,这等大事,他可不能错过了。”

“渠大哥真这样说?他还说什么了?”

“话没说透。但他提了一句……”侯五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不过,此时整个餐桌上的人,都在鬼鬼祟祟地低着头偷听,“他说……西北应该已经开始收麦子了……”

对面一名士兵探过头来提醒:“麦子还没熟
1
贅婿



第九一〇章 历史轮转 因果延伸-p3



宗翰打断了斥候的描述。斥候跪在那儿,噤若寒蝉。

但过得片刻,他又听见宗翰的声音传来:“你——继续说那火器。”

斥候这才敢再度开口。

申时三刻(下午四点半)左右,人们从望远桥前线陆续逃回的士兵口中,逐渐得知了完颜斜保的英勇冲锋与生死未卜,再过得片刻,确认了斜保的被俘。

这个时候,整个狮岭战场的攻防,已经在参战双方的命令之中停了下来,这证明两边都已经知道了望远桥方向上那令人震惊的战果。
1
贅婿



第四六九章 预警系统-p3



“他们也过得不好。”宁毅说道,“当初你们在南方起事,北方这边的摩尼教众全都是乱党,摩尼教两边的各种联系又不算紧密,你们想造反,他们未必。有些人被抓了,全家抄斩,有些人跑掉,也有不打算跑的核心成员,把自己隐藏起来。不过当初我在杭州,有看过你们核心的一些名单和联络方法。梁山的事情以后,所有能掌握京城情报的事情我都要试一试,各种东西他们都已经改了,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宁毅顿了顿:“被我找到是好事,如果是被刑部那边找到,他们没有任何洗白的机会。我要求的也不多,平时好好过曰子就
1
贅婿



第三七七章 未央(二)-p2



毕竟是些小事,秦嗣源也没有为青阳县主的诗会再说太多。在场几人当然不会知道,周佩已经在京师的一帮朋友中宣扬了一番那位江宁第一才子师父的厉害了,与秦嗣源说起时虽然有些轻描淡写,实际上心中则在忐忑着师父会不会过去诗会给她撑撑场子。

仍有大量事情要做的宁毅自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无聊的诗词文会上浪费。离开秦府之后,天色又是傍晚,回到文汇楼中,才注意到云竹等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对,情绪像是有些低落,锦儿不像是早晨那种冷冰冰给他脸色看但仍旧很有活力的样子,却阴沉了脸,看见他便显得没什么力气